开书店,唔识死?——柴湾义守书社

开书店,唔识死?——柴湾义守书社 开书店,唔识死?——柴湾义守书社 开书店,唔识死?——柴湾义守书社 开书店,唔识死?——柴湾义守书社 开书店,唔识死?——柴湾义守书社 开书店,唔识死?——柴湾义守书社
DSC_1139.JPG
开书店,唔识死?——柴湾义守书社
DSC_1141.JPG
开书店,唔识死?——柴湾义守书社
DSC_1114.JPG

开业不足四个月的义守书社(Stay within Bookspace),座落在人流不多的乐翠台商场。书社设计以简约素白为主。走进通明辽阔的长廊,便会看到「终有一死」与「身不由己」两个书区。「『终有一死』的主题,围绕个人与身边人的『老、病、死』经验;『身不由己』则指涉突如其来、常规以外的死亡状态。」店内也有以香港故事与性别议题为主题的书架。四位店主都是90后,来自中文大学的不同学系,是书店业初哥。就读统计四年级的Ken形容书店的理念:「从议题出发,希望令读者从死看生,以阅读思考活下去的意义。」


以书突破界限从Karma想像生死
义守书社的书,多是从有心人、文化团体收集回来的二手书。「很多书只有一、两本的存货。」几位店主还是有心地依主题分类书籍。在「终有一死」角落的当眼位置,放着陈晓蕾的《死在香港》系列、《平安纸》。在Ken眼中,这些回应本土死亡问题的着作,是非常适合附近街坊阅读的「工具书」,「议题切身,有丰富的资料背景支撑。」「身不由己」一边的书架,则摆放了以战争、贫穷、精神健康、动物权益、环保等主题的书籍,循突如其来、常规以外的死亡角度,扩阔读者对生死的想像。「动物也是弱势社群。」与Ken同为素食者的阿祝,是风险管理四年级生。他重视「牠者」的生死权益,因此介绍Melanie Joy写的《盲目的肉食主义》一书。「目睹过屠猪过程,就不会再想吃肉。」


从「终有一死」到「身不由己」,书社最终想带出「好好活下去」的讯息。在这个区域的展板,贴上写有来客人生态度的纸条。Ken相信,即使无法改变社会、经济、政治的大环境,「也要在生活里有所坚持。」就读日本研究四年级的Jenna补充:「就像Karma一样,讲action and reaction。我们不可能在一夜间翻天覆地。总需慢慢累积一些subtle的东西,改变自己的生命。」


DSC_1099


DSC_1121

陈晓蕾的《死在香港》系列、《平安纸》着作,还有Melanie Joy的《盲目的肉食主义》。Ken与阿祝都希望,读者带走这些启发自己的书。(李颢谦摄)


在终结之前尽力呼吸
「死亡不是一个人的事。」Ken、阿祝还有未能受访的Erica,最初就是本着凝聚社群,改变对死亡的议论风气的这些想法来搞书店。书社每月举行「死亡咖啡馆」(Death Cafe)聚会,鼓励有兴趣的来客分享对死亡的看法。上月也请来社工系教授作专题讲座。活动上,有人打开心扉,分享自杀念头、社会加诸身上的压力;也有老人家对年轻人改观,不再认为下一代总在觊觎自己的家产。Jenna居于附近,就是因为参加过活动,受启发而加入团队。「对死亡的恐惧、亲友的误解,都很可能源于沟通不足。」


书社的舖位,毗邻水电工程店、艺术家工作室。附近最大型的公共建设是东区医院。社区氛围冷清,谈生论死不易。「平日的客人都是几个。试过有对母子逛书店。中年的儿子,一听到『死』字就眉头紧皱,脸露难色。反是年届80的母亲宽容以对。」店内尽头的台阶,特意放着一些坐垫,希望提供较舒适的空间让读者看书、讨论。


除了已从历史系毕业的Erica,几位店主也即将在来年完成学士课程,须兼顾书社运作、进修、工作与生活的需要。解决到书社的收入问题,也许能替他们减少一样烦恼。Ken预计,未来会开设收费的工作坊。「正筹备以『禅』为主题的活动,会请来导师负责茶艺班;也计划与冥想组织『澍洞』合作。」

能否分担营运成本是未知之数。只是万物皆具终始。生命有其limitation,独立书店也是。Jenna刚读完Levels of Life,从Julian Barnes的丧妻经历理解到失去关係的哀痛。「关係的死亡,其实也与实际死亡的特质类似。」消失了的事物无法替代再现。「像现在的setting、现在的访问,过去了,也不会重来。」面对艰难前景,书社众人选择珍惜当下,尽力呼吸。「能够以书为养份,让读者客人及早思考人生的意义,已经是很好的事。」


DSC_1147

Jenna也会为书社里的推介书籍写读后心得。(李颢谦摄)